美高梅官方网站手机版

周某某诉兰陵县人民政府、第三人周长伦房屋登记纠纷案

张惠民 王伟 2017/7/28 15:16:27 阅读数:


周某某诉兰陵县人民政府、第三人周长伦房屋登记纠纷案

沂水县人民法院(2016)鲁1323行初42号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鲁13行终101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被上诉人):周某某,男,47岁,汉族,住兰陵县会宝路。

     被告(被上诉人):兰陵县人民政府。

     第三人(上诉人):周长伦,男,80岁,汉族,住兰陵县南桥镇宋疃村。

 

案件事实经过:

原告在第三人房后建有长13米左右,宽3.5米左右的房屋一排,双方因此产生土地使用权纠纷。原告曾持有涉及本案争议土地的苍集建(94)字第24-43-236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因第三人申请复议,临沂市人民政府于2004810日作出临政复字(20042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原告及苍山县人民政府并没有向临沂市人民政府提供原告取得该集体土地使用证的证明文件为由予以撤销。但在该复议案中,本案第三人周长伦均陈述其涉案房屋一直没有办理房产证和土地证。

201512月,第三人周长伦以其持有的落款日期为1998912日的村镇建字第1503-122号临沂市村镇私房所有权证,向兰陵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本案原告排除妨害。原告于20165月收到起诉状后,随即提起本案诉讼。

被告兰陵县人民政府在诉讼中未能提供为第三人颁发村镇建字第1503-122号临沂市村镇私房所有权证的有关证据。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三人房屋相邻,双方因此产生土地使用权纠纷,2016年第三人周长伦以其持有的村镇建字第1503-122号村镇私房所有权证为依据,向兰陵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本案原告周某某排除妨害。本案争议房产证的存撤,关系到另案侵权之诉是否成立,因此周某某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系本案适格原告。在第三人周长伦于2015年对原告提起民事侵权诉讼之前,被告及第三人均未公示或告知原告村镇建字第1503-122号村镇私房所有权证的存在,因此原告于20165月收到周长伦民事诉讼状后,才知道被告为第三人颁证行政行为的存在,其随即提起本案行政诉讼,并未超过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

被告兰陵县人民政府在诉讼中未能提供为第三人颁发村镇建字第1503-122号村镇私房所有权的有关证据。第三人周长伦在临政复字(200422号行政复议案中也陈述其涉案房屋一直没有办理房产证和土地证。因此,可以确认被告为第三人颁发村镇建字第1503-122号村镇私房所有权的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违反法定程序,依法应当予以撤销。为防止原告与第三人纠纷久拖不决,影响社会和谐稳定,被告应当依据当事人的申请,及时、依法重新做出行政行为。一审判决:一、撤销被告兰陵县人民政府向第三人周长伦颁发的村镇建字第1503-122号临沂市村镇私房所有权证。二、被告兰陵县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后20日内对第三人周长伦的确权申请重新做出处理决定。

 

一审判决送达后,第三人周长伦不服,在法定期限内提起上诉。 二审上诉人周长伦委托美高梅律师事务所张惠民、王伟律师代理,出庭参与二审诉讼。

 

王伟、张惠民律师主要代理意见:

一、一审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25条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本案被上诉人是居住在兰陵县城里的、户籍为非农业人口的国家机关职工,不允许在集体农村宅基土地上建设房屋,其作为非农人员,强行在农村集体的土地上、上诉人的宅基地上非法建房,本身就是侵权行为, 不可能与上诉人涉案房屋宅基地形成合法、有效的相邻权,这种行为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实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说明》第十三条(一)项中规定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的涉及相邻权的合法权利完全是两回事。需要指出的是周某某不符合行政诉讼法所说的“利害关系”,与本案行政行为不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一审判决以“本案原告与第三人房屋相邻,双方因此产生土地使用权纠纷”等为由,认定被上诉人是行政行为的利害关系人,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都有错误。因此,按照行政诉讼法第25条,被上诉人周某某作为本案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不适格。

二、一审撤销行政行为的根据不成立。

三、一审判决结果有失公正。

 

临沂中院二审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本案诉争行政行为,即村镇建字第1503-122号《临沂市村镇私房所有权证》的相对人系上诉人。因此,本案涉及的争议焦点是被上诉人是否与诉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

本案中,被上诉人取得的苍集建(94)字第24-43-236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已于2004年被撤销,而2005年以后才建设的房屋明显不能成为被上诉人对1998年作出的房屋登记行为具有利害关系的事实根据。因此,被上诉人既不是诉争行政行为的行政相对人,也未提交充分的证据以证明其与诉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故不具备提起本案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应驳回起诉。

综上,一审法院未审慎查明起诉条件并作出实体判决错误,应予纠正。上诉人关于原告不适格的上诉理由成立,其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撑。

 

临沂中院二审裁定:

一、撤销沂水县人民法院(2016)鲁1323行初42号行政判决;

二、驳回周某某的起诉。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送达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上诉人周长伦为争得数十年前的老房屋权利,在二审律师调查取证、积极参与代理下,得到二审法院的支撑,为其合法维权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上一篇: 临沂鹏程木业有限责任企业诉临沂市某华建材有限企业侵害著作权及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下一篇: 韩某贩卖毒品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