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官方网站手机版

国营某某厂诉宋某某、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房屋纠纷案

张惠民 2016/4/12 17:38:22 阅读数:


启 阳 案 例

国营某某厂诉宋某某、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

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房屋纠纷案

临沂市某某区人民法院(2010)民初字第24号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临民一终字第1277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二审上诉人):国营某某厂

被告(二审上诉人):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

第三人(二审上诉人):陈某某,女,汉族,某企业职工

第三人(二审上诉人):侯某某,男,汉族,某保险支企业职工

原审被告:宋某某,男,194938日出生,汉族,居民

 

案件事实经过:

被告宋某某之妻沈某某、以及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夫妇原均为原告的职工。1994年原告与某电视机厂共同成立临沂某某电子有限企业(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前身)后,沈某某、以及第三人被安排到该企业工作。涉案职工宿舍4号楼三单元301室房产(以下称4号楼301室)和3号楼东2单元202室(以下称3号楼202室)原均系原告的财产。1996年沈某某通过房改,取得4号楼301室所有权,并办理产权登记证书。1996年7月8日,原告、被告临沂正科企业以及案外人临沂某某电器企业共同签订“关于对国营某某厂所辖职工宿舍进行分区管理的协议”一份,该协议载明宿舍楼的产权仍归原告所有,被告临沂正科企业和临沂某某电器企业有权对各片区内的宿舍进行管理和分配。2000年,经被告临沂正科企业同意,被告宋某某、沈某某夫妇搬住3号楼202室,并将4号楼301室房产以及该房产的产权证书交付给被告临沂正科企业处理,随后被告正科企业将4号楼301室安排给本企业职工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夫妇居住。2000年8月,上述房产均因城市改造而被拆迁还建,被告临沂正科企业与开发商临沂市某房地产开发企业签订总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被告宋某某、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夫妇也与临沂市某房地产开发企业分别签订了具体的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其中,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依据居住的4号楼301室还建为11号楼301室。之后,涉案争议房屋4号楼301室被拆除。2001年9月28日,被告临沂正科企业给临沂市房产管理局出具证明,载明涉案4号楼301室交正科企业处理后,正科企业分给第三人陈某某,因此还建后的11号楼301室应该归陈某某所有。临沂市房产管理局依据上述证明以及拆迁还建协议,于2006年8月28日为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夫妇办理了11号楼301室的房屋产权证书。在此之前,原告曾与被告宋某某2005年7月12日双方签订“房屋产权置换协议”一份,约定宋某某与其妻沈某某原通过房改政策获得的4号楼301室与3号楼202室进行置换,4号楼301室还建后的11号楼301室中的拆迁还建部分(51.23平方米)的产权归原告所有。后,原告与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就涉案争议房屋的房产权益协商未果,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宋某某、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将涉案房产(51.23平方米)交付原告或赔偿经济损失15万元,并申请追加临沂正科企业为被告,承担本案赔偿连带责任。

 

起诉书送达后,被告临沂正科企业即委托美高梅官方网站手机版代理本案,张惠民律师接受指派为其代理诉讼,参与了案件的审理。

 

张惠民律师代理、答辩意见:

一、本案追加临沂正科企业为被告是不当的。

从实体内容来看,本案纠纷主要是因第三人未支付原告51.23㎡诉争房屋产权的对价引起,临沂正科企业不是该诉争房屋产权的受益人,原告申请追加临沂正科企业为被告没有事实依据,且请求判令临沂正科企业与同案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

二、临沂正科企业2001年9月28日的证明不具法律效力。

涉案51.23㎡诉争房屋产权自始属原告所有,不属临沂正科企业所有,这是不争的事实。临沂正科企业不是涉案房屋的权利人,出具任何有关房屋产权的证明均不具有法律效力。对无法律效力的证明未尽严格审查职责,并在未真正核实清楚涉案房屋产权人的情况下,房产行政主管部门即给第三人登记确权、颁发新证确有不当之处。因此,原告 “因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当初给陈某某、侯某某出具证明,导致本案争议的房屋产权办理在陈某某、侯某某名下”的诉称与事实真相不符。临沂正科企业的行为不足以导致在本案中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本案属历史遗留问题,原告诉求15万元的赔偿额过高。

本案纠纷的发生事出有因,与本案当事人所属企业的改制变迁有关。涉案争议发生多年,原房产早已拆迁灭失,所涉51.23㎡房屋产权问题的解决还需敬重历史,客观公平,原告按现行标准诉请15万元的赔偿不妥。

四、临沂正科企业依据三方协议履行管理行为,不适用合同法无权处分的法律规定。造成今天的纠纷,原告负有管理疏失的责任,具有一定的过错,要求临沂正科企业承担连带责任不能成立。

 

一审法院认为:

因被告临沂正科企业无权处分4号楼301室的所有权,故2000年第三人陈某某、候某某夫妇仅是依据被告临沂正科企业的分配行为而获得了4号楼301室的居住权,而非所有权,同时,其未交付任何购房款项,故4号楼301室应为原告所有。又因该楼房已经被拆除,并还建为11号楼301室,且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已经支付了房价差额、办理了产权证书,同时该房产为不可分割物,故原告诉求退还4号楼平方面积的诉讼请求不能实现,本院认为,该11号楼301室的房屋产权归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所有,但第三人在还建前因4号楼301室而获得的利益为不当得利,应该按第三人与临沂市某房地产开发企业签订拆迁还建合同中所约定的拆迁当时的市场价格1659/平方米计算,将4号楼301室相应的价值补偿给原告。原告主张,第三人还建时,系按照4号楼301室面积为51.23平方米计算的,故现在应当按照该平方数计算损失。本院认为,该51.23平方米仅是第三人与临沂市某房地产开发企业签订拆迁还建合同中体现的平方数,而无实际测量证据予以证实。4号楼301室的房产权证系房管局对外公示的有效证件,该房产证中体现的面积33.94平方米,应为真实有效平方数,故本院认为,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应当按照4号楼301室房产证中体现的33.94平方米计算赔偿数额。

被告临沂正科企业,在明知自己无权处分4号楼301室房产所有权的情况下,仍然出具证明证实第三人陈某某、候某某夫妇获得拆迁还建房的产权登记,从而侵犯了原告的利益,其本身存在过错,应当与第三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

一、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赔偿原告国营某某厂经济损失56306元,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付清;

二、被告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对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上述赔偿责任负连带责任;

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被告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不服,以“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不当”为由提起上诉,继续委托张惠民律师为其代理二审诉讼。

 

张惠民律师二审代理意见:

一、一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

1、连带责任是加重当事人法律责任承担的一种责任形式,没有法律特别规定和当事人明确约定,当事人不承担连带责任,人民法院不能判由当事人承担连带责任。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三十四条判决上诉人“对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上述赔偿责任负连带赔偿责任”显然不成立。因为在原判适用的四个法律条款中,没有一条关于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一审判决第二项于法无据。

2、一审判决认为:“该11号楼301室的房屋产权归第三人所有,但第三人在还建前因4号楼301室而获得的利益为不当得利,应当按第三人与临沂市某房地产开发企业签订拆迁还建合同中所约定的拆迁当时的市场价格1659/平方米计算,将4号楼301室相应的价值补偿给原告”。一审既然认定原审第三人为不当得利,就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判决原审第三人承担责任,将取得的利益返还受损人。再从法律规定上来看,“不当得利”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规定在民事权利的债权一节中,具有相对性。上诉人临沂正科企业既不是“不当得利”的从中受益人,也不是受损人,既没享有权利也无须承担义务,一审判决上诉人临沂正科企业对第三人的责任承担连带责任显然没有法律基础。如果按照一审判决实行,上诉人临沂正科企业承担了连带赔偿责任,那么其是否还能有权以原审第三人“不当得利”为由向其追偿?如果不能追偿,那岂不是判决的权利、义务失衡,不公正、不公平;如果能向“不当得利”的原审第三人追偿,本案未能案结事了,再生一案,岂不增加当事人的讼累,显然也是不当的。

二、国营某某厂管理上的疏失、放任及房产行政主管部门权属审核不严,是造成其受损的主要原因,与上诉人临沂正科企业出具证明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

建设部2001815日颁布实施的《城市房屋权属登记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房屋权属登记依以下程序进行:(一)受理登记申请;(二)权属审核;(三)公告;(四)核准登记,颁发房屋权属证书”。第二十七条规定:“登记机关应当对权利人(申请人)的申请进行审查。凡权属清楚、产权来源资料齐全的,初始登记、转移登记、变更登记、他项权利登记应当在受理登记后的30日内核准登记,并颁发房屋权属证书;注销登记应当在受理登记后的15日内核准注销,并注销房屋权属证书根据以上规定,城市房屋登记管理部门负有权属审核的责任。从本案来讲,涉案房屋自始登记在国营某某厂名下,后房改又登记在原审被告宋某某名下,上诉人临沂正科企业并非房权人,所出涉案证明并不能影响临沂市房产管理局的权属审核。因此,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临沂正科企业出具证明导致原审第三人获得拆迁还建房的产权登记,从而侵犯了原告的利益事实上不能成立,以此判决上诉人临沂正科企业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更是错误。

国营某某厂作为产权人,对当时的涉案争议房屋拆迁、还建及公告是明知的,未及时主张权利、拖延至今以致造成判决认定的损失,主观上是有过错的。上诉人临沂正科企业基于当时的客观情况出具证明还建后的11号楼301室归陈某某并无不当,现在一审不还是判决“该11号楼301室的房屋产权归第三人所有”。因此,上诉人临沂正科企业事实上不构成处分国营某某厂的房屋产权,否则一审判决也不会支撑。至于原审第三人陈某某、侯某某未支付对价获得房屋利益的不当得利问题依法解决,国营某某厂的合法权益照样可以得到维护,无须上诉人临沂正科企业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有误,适用法律确有不当,二审应依法纠正,改判临沂正科企业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审法院经开庭审理认为:

涉案旧房4号楼301室原系沈某某1996年在上诉人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即原临沂海信电子有限企业)房改时得到的房改房,沈某某办理了个人产权登记,由沈某某与原审被告宋某某夫妇居住。2000年沈某某、宋某某夫妇搬入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提供的面积较大的另一套住房,遂自愿放弃该旧房,并将该旧房交还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该企业遂将该旧房按福利政策分配给其职工即上诉人陈某某、侯某某夫妇居住。2000年下半年,上述旧房所处的楼房整体拆迁还建,上诉人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作为被拆迁人与拆迁人临沂市某房地产开发企业签订了总的《房屋拆迁安置协议》,该开发企业又与上诉人陈某某等各住户签订了具体的《房屋拆迁安置协议》,20018月,上诉人陈某某、侯某某即得到了还建的新房屋。上诉人国营某某厂对上述拆迁还建行为未提出异议。根据上诉人国营某某厂、上诉人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案外人临沂某某电器企业于199678日签订的“关于对国营某某厂所辖职工宿舍进行分区管理的协议”约定,宿舍楼的产权仍归国营某某厂,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有权对北宿舍区内的宿舍进行管理和分配。……。原审判决上诉人临沂正科电子企业对陈某某、侯某某的支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缺乏法律依据,该企业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二审法院判决:

一、维持临沂市某某区人民法院(2010)民初字第24号民事判决第三项及诉讼费负担部分。

二、撤销临沂市某某区人民法院(2010)民初字第2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变更临沂市某某区人民法院(2010)民初字第2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陈某某、侯某某赔偿上诉人国营某某厂经济损失15000元,于本判决生效十日内付清。

 

案经律师的代理应诉,临沂正科电子有限企业免除了连带赔偿责任,合法权益得到了二审法院的维护和支撑,案件最终得到公正处理。

 

 

 

 

 



上一篇: 孙某某诉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青岛分企业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 谷某某诉程某、第三人临沂某某气雾剂有限企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