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官方网站手机版

诸葛某某诈骗、伪造企业印章案

张惠民 2016/3/31 18:17:31 阅读数:


启 阳 案 例

诸葛某某诈骗、伪造企业印章案

临沂市某某区人民法院(2004)临某刑初字第411号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临刑一终字第91号案

公诉机关:

临沂市某某区人民检察院

案件当事人:

被告人:诸葛某某

 

案件事实:

山东某某建设集团总企业(以下简称某总企业)于2001628日成立了山东某某建设集团总企业某某大酒店(以下简称某大酒店),该酒店性质为非法人国有分支机构。经营饭菜加工、酒饮料零售等;经营地址为某总企业办公楼一楼西侧。200178日,某总企业委托其单位职工诸葛某某担任某大酒店经理职务。

2001111日,被告人诸葛某某与某总企业签订租赁经营合同。合同约定,某大酒店出租给诸葛某某经营,期限自200191日至200321日。2001118日,某总企业提出申请注销某大酒店的企业工商登记,临沂市工商局于20011230日予以注销。注销时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收回了营业执照正、副本各一份、“某大酒店”行政公章一枚。

某大酒店被注销后,某总企业没有解除或终止与被告人诸葛某某签订的出租某大酒店的租赁合同,未收回某大酒店财务专用章。诸葛某某在原某大酒店的经营场所,继续以某大酒店的名义经营至200310月。在此期间,被告人诸葛某某指使其酒店工作人员私刻了“某大酒店”行政公章一枚。

20027月至200310月,被告人诸葛某某经营某大酒店期间,李某某向某大酒店供应柴油,共计货款115443.04元,酒店出具盖有某大酒店财务专用章的欠条三张。王某某向某大酒店供应酒水及牛奶,共计货款19153元,出具了某总企业费用报销单据4张。许某某向某大酒店供应鲍鱼,共计货款2496元,出具的入库单一张。刁某某给某大酒店供应酒水,共计货款7970元。段某某给某大酒店供应柴油,共计欠款5372元,某大酒店财务于20031014日给其出具盖有某大酒店财务专用章的欠条一张。20031014日上午,某总企业领导派工会主席找被告人诸葛某某谈话,告知其合同到期,让其清理债权债务,另行租赁。当时被告人诸葛某某逃逸。后公诉机关以涉嫌诈骗向一审法院提起公诉。

 

经委托授权,王伟律师接受指派,一审出庭为诸葛某某辩护。

 

王伟律师一审无罪辩护意见:

一、被告人没有虚构事实。

起诉状称被告人“虚构该酒店是山东某某建设集团总企业的直属单位”不成立。某大酒店是某总企业的下属(或称直属)单位,并不是虚构,而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先从租赁合同上看,能完全予以证实。再从法律上看,根据《全民所有制小型工业企业租赁经营暂行条例》第三条的规定来看,某大酒店虽然租赁给被告人经营,但并没有改变性质仍是全民所有,也没有改变所有权人仍是某总企业,某总企业随时可以占有它、使用它、处分它。

二、被告人没有隐瞒事实真相。

起诉状称被告人“隐瞒自己无证租赁经营的事实”这种说法是错误的。首先,租赁经营是某总企业租赁经营,租赁经营时也不是无证。从合同上、证言中都可看出期限是200191日开始,当时既有工商登记、营业执照,又有税务登记。只是后来注销,未来得及再注册。其次,从证据上看,债权人并没有过问其经营方式如何,不问的原因是经营方式并不影响他们的合同履行。合同中租赁的是一个有营业执照的法人单位。合同履行期间某总企业将其注销,影响了酒店正常经营。如果是非法经营,责任也在某总企业,不在被告人。以此为由追究被告人(实际上是被害者)的诈骗犯罪的刑事责任显然是错误的。

三、被告人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

从所有的证据看,不论是买油,买酒,还是买鲍鱼,被告人自己没占一点,并且没想贪占一点,全部用在了某大酒店的经营上(前面已说过酒店性质),这与诈骗罪中非法占有他人财物风马牛不相及。仅凭这一点,被告人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诈骗罪就不能成立。

四、被告人没有诈骗罪的主观故意。

前面已论述被告人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没有欺骗他人的行为,也就不可能具有明知自己行为是诈骗,而故意为之的心态。

综上所述,实事求是地分析本案事实,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在租赁经营某大酒店期间,并没有采取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的手段欺骗他人。也没证据证明他想把本案涉及的财物非法占有(现在还都是某大酒店或说是某总企业占有)。对于酒店的债务、经营情况即使有纠纷也属民事纠纷。被告人没触犯刑法第200条规定。为此,提出以上无罪辩护意见,请合议庭采纳。

 

一审法院认为:

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诸葛某某在租赁经营某大酒店期间,被告人具有把案件涉及的财物非法占为已有,故临沂市某某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诸葛某某犯诈骗罪的罪名不能成立。被告人诸葛某某在某大酒店营业执照被注销后,又私自让其职员私刻了一枚某总企业某大酒店的行政公章,在其以后的经营中使用,其行为符合伪造企业印章罪的构成要件,其行为已构成伪造企业印章罪。

 

一审法院判决:

被告人诸葛某某犯伪造企业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诸葛某某不服,以其“不构成伪造企业印章罪”为由向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王伟律师继续为其担任辩护人。

 

王伟律师二审无罪辩护意见:

一、上诉人的行为不具备伪造企业印章罪的客观要件。

本案某大酒店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单位,某总企业将其租赁给上诉人。虽然该期间某总企业作废了营业执照、单位印章,要求更换新的。但酒店一直存在,从未停止经营,对此,各方均无异议。即本案新印章确代表该客观存在的某大酒店,不是虚假的印章。

二、上诉人的行为不具有伪造企业印章罪侵犯的客体

本案该印章的出现不但没有侵犯某总企业的正常活动,反而对某大酒店的经营活动起到了积极作用。因为老酒店的营业执照、单位印章都注销,酒店的企业地位发生了变化。但酒店还在经营,没有印章,工商、税务、金融等业务来往均无法进行。本案印章的出现促进了企业的发展,规范了企业的经营活动。本案不存在伪造企业印章罪侵犯的客体。

三、上诉人不具有伪造企业印章罪的主观要件。

本案上诉人刻制印章主观内容就是为了保证某大酒店的经营活动,根本不存在危害社会的故意,而是为了保证酒店对外经营。并且上诉人刻制印章的目的也是为了能更好地履行合法的租赁合同。这显然也不具有该罪的主观动机。

四、上诉人不是伪造企业印章罪的主体。

本案上诉人是酒店的承租经营人,一审判决中也认定,某总企业也承认“大家要求诸葛某某到工商局重新登记营业执照及公章”。既然有合法的授权,上诉人就有权办理新营业执照和新公章,上诉人就是有权刻制印章人。因此,上诉人不可能成为伪造企业印章罪的犯罪主体。

五、上诉人无犯罪的期待可能性。

上诉人租赁某大酒店时,酒店是有营业执照的国有企业的下设机构,租赁期间某总企业将执照、印章注销,要求上诉人重新注册执照、刻制印章。某大酒店作为一个具有规模的商家,一天没有印章无法经营,也无法纳税。要求上诉人个人注册一个国有企业实属不可能。没有印章又要经营,无奈之下,上诉人只能是先刻印章,再行注册。因此,上诉人不存在犯罪的期待可能性。据此分析,上诉人也不能构成犯罪。

六、一审判决混淆了概念。

如上所述,上诉人根本不存在“伪造”印章的事实。一审中,谁也没主张或证明过上诉人有“伪造印章”的行为。而只是说在某总企业不知道的情况下,“私刻”印章。大家暂不论“私刻”行为是否成立,即便该行为成立,“私刻”印章也不是刑法所调整的范围。根据罪刑法定的刑法原则,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一审将“私刻”与“伪造”的概念混为一谈,认定上诉人有罪,显然是错误的。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上诉人不具备伪造企业印章罪的主客观要件,且上诉人也不存在犯罪的期待可能性,故其不构成伪造企业印章罪,上诉人无罪。

 

二审法院认为: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上诉人在履行合同经营过程中,出于营业需要违法刻制了某大酒店行政印章,主观方面无犯罪目的,客观方面未造成实际的危害后果,故辩护人提出的上诉人不构成伪造企业印章罪的上诉理由应予采纳。

 

二审法院判决:

一、撤销山东省临沂市某某区人民法院(2004)临某刑初字第411号刑事判决。即:被告人诸葛某某犯伪造企业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二、上诉人诸葛某某无罪。

 

案经两级法院的审理,律师的无罪辩护意见最终得到二审法院的支撑,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保护。



上一篇: 兖州煤业股份有限企业某煤矿诉山东天恒信有限责任 会计师事务所验资赔偿纠纷案

下一篇: 张某、邢某某诉某房产和住房保障局撤销行政决定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