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官方网站手机版

王某某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市兰山支企业 保险合同纠纷案

张惠民 2016/3/31 18:15:19 阅读数:


启 阳 案 例

王某某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市兰山支企业

保险合同纠纷案

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2004)临兰民二初字第1734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王某某,居民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市兰山支企业

 

案件事实经过:

200261日,原告王某某(被保险人)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市兰山支企业(保险人)签订机动车辆保险一份,保单号码PDAA200237130200/04792,保险车辆号码鲁Q13931(黄);车辆损失险的保险价值和保险金额各为22万元,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10万元;附加险中,投保了全车盗抢险,保险金额18万元,保险费每年1140元;车上责任险—车上座位,保险金额3万元/X3座,保险费450元;自然损失险,保险金额18万元,保险费720元。保险期限自20026270时起至200362624时止。原告按约定交纳了保险费。2003416845分,原告所雇佣的驾驶员刁某某驾驶原告投保的鲁Q13931解放自卸车,在三峡坝区江南上坝路120平台路段,与毛某某驾驶的包头自卸车发生碰撞,造成两车损坏,刁某某受伤,乘车人李某某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1020分,原告方人员付某某向宜昌市公安局交通大队三峡坝区大队(以下简称宜昌交警队)和向被告分别予以报案。宜昌交警队接到报案后赶赴现场,将原告的鲁Q13931解放车拖至宜昌华生汽车修理厂后予以扣押。被告接到出险报案后,即要求原告拖回临沂定损维修,原告不同意将车拖回定损。2003520日,宜昌交警作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原告的驾驶员刁某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同年722日,被告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宜昌市分企业(以下简称宜昌保险企业)发出机动车辆保险“双代”委托函,全权委托宜昌保险企业对原告的鲁Q13931解放汽车进行核损,并同意原告在当地修理车辆。724日,宜昌保险企业对原告的鲁Q13931汽车进行定损,定损金额为79225元。定损后不久,原告在宜昌交警队的同意下,将车从华生汽车修理厂转至宜昌鑫峡汽修厂维修,维修费用共计87300元。2003129日,原告的驾驶员刁某某委托付某某与受害方毛某某,在宜昌交警队主持下,双方达成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协议内容:(1)三峡坝区临时号大货车修理费38472元;(2)鲁Q13931大货车修理费87300元;(3)施救费1200元;(4)两车定损延误停车费2200元;(5)处理事故人员住宿费2499元,以上费用合计131671元,全部由刁某某承担,于2003129日一次性付清。原告驾驶员刁某某于当日将赔偿款131671元付清后,宜昌交警队同意将扣押的鲁Q13931汽车放行,原告才将车提出。原告将车提出后,向被告提出理赔申请。2004716日,被告共支付给原告赔偿款97517.6元,理赔时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驾驶员刁某某与毛某某达成的调解协议中第(4)项内容(即两车定损延误停车费2200元),被告拒绝赔偿。为此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被告赔偿原告运营延误损失144000元,延误停车费2200元,交通费1480.5元。庭审中,原告放弃要求被告承担交通费1480.5元的诉讼请求。

 

张惠民、葛继静律师接受指派,代理被告保险企业出庭应诉。

 

张惠民、葛继静律师代理意见:

一: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合同依据,不能成立。具体理由如下:

1、原告主张的损失属于车辆停驶损失险。本案由于原告在投保时没有承保该险种,原、被告双方即没有形成车辆停驶损失险的保险关系,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车辆停驶损失的主张缺乏法律和合同依据,不能成立。

2、原告主张的营运损失属间接损失。依据原、被告签订的保险合同适用的保发[2000]16号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第6条第(一)项规定:“保险车辆发生意外事故,致使被保险人或第三者停业、停驶、停产、中断通讯以及其他各种间接损失,保险人不负责赔偿。”该损失属于责任免除范围。因此,在本案原告未承保车辆停驶险的情况下,原告的该项请求显然也缺乏合同依据,不能成立。

二、原告主张其96天营运损失系被告拖延发送委托函所致,缺乏事实根据,不应予以支撑。

    原告的车辆出险后即被宜昌交警队予以扣押,直至原告驾驶员刁某某与受害方毛某某达成调解协议,并支付赔偿款后,宜昌交警队才同意将车放行。由此看出,原告及其驾驶员刁某某是否及时支付受害方的赔偿款,是原告能否及时提车营运的前提,被告是否及时发送委托函,与原告能否及时提车营运没有因果关系。对此,被告没有过错。因此,原告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三、被告已按保险合同承担了赔偿保险金的责任,赔付义务已履行完毕,原告诉请被告再行赔偿缺乏依据,不能成立。

原、被告签订的保险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有关规定,合法有效。保险事故发生后,双方通过多次协商达成合议后,原告接受了被告支付给其的赔偿款97517.6元,至此被告已将保险合同约定的赔付义务履行完毕。因此,原告再诉请被告承担保险赔偿责任显然缺乏依据,也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既缺乏事实依据,又缺乏法律依据,不能成立。人民法院依法应予驳回其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

原、被告签订的保险单,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有关规定,合法有效。被告已按保险合同承担了赔偿保险金的责任,赔付义务已履行完毕。……。被告已正确履行完合同义务,又没有过错,其不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撑。

 

法院判决:

驳回原告王某某对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市兰山支企业的诉讼请求。

 

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上一篇: 郯城县某某设备总厂、郯城县某电器集团企业先后诉 郯城县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赔偿、工商行政登记、行政决定 连环诉讼案

下一篇: 王某朴等贪污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