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官方网站手机版

上海花皇日化有限企业诉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等 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张惠民 2016/3/31 18:13:35 阅读数:


启 阳 案 例

上海花皇日化有限企业诉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等

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临民三初字第9号案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鲁民三终字第22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上海花皇日化有限企业

      被告: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

            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峰婷化妆品商行

            吴某某,女,山东省济宁市人

案件事实经过:

原上海市奉贤县齐贤公社日用化学品厂于1979年注册了原告使用的“朝阳”文字商标,字体为行楷;199331日又对该商标续展至2003228日,注册证号为100969号,使用商品为洗发粉。19971219日原上海市奉贤齐贤公社日用化学品厂更名为上海花皇日化有限企业,即本案原告。2002313日,原告的法定代表人由陆某某更换为王某某,200331日原告又将“朝阳”商标续展至2013228日。

上海红星农场日用化学品厂于1979年注册了“朝阳”文字加“三朵向日葵”图形的组合商标,字体为行楷,注册证号为100803号,使用商品为牙粉;199331日续展至2003228日。2001614日上海红星农场日用化学品厂将其注册证号100803号的注册商标转让给被告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简称某某厂),某某厂于200331日又将该商标续展至2013228日。

原、被告注册的商标虽然都有“朝阳”二字,且字体均为行楷,但稍有差异,原告注册的字体行书成份多一些,被告某某厂注册的字体楷书成份多一些,如原告注册 的“阳”字的“阝”部一竖右钩,而被告某某厂注册的“阳”字却没有钩。200267日,被告某某厂又对“三朵向日葵”的图形进行了单独注册,有效期至201266日。1997226日原告与被告某某厂签订了一份联营协议,该联营协议规定:被告某某厂可以使用原告的全部品牌,有效期为三年,即1997年至2000年。19991213日,被告某某厂又与原告当时的法定代表人陆某某签订内容相同的联营协议,有效期为2000227日至2002227日。此后,被告一直在其生产的痱子粉、爽身粉的标签中明确使用原告企业的名称及原告的“朝阳”注册商标。原告还注册了注册证号为1905735号的“小白兔 ”商标,该商标是含有“小白兔 ”文字及白兔图形的组合商标,使用商品为第三类痱子粉、爽身粉等,有效期为2003421日至2013420日。被告某某厂在此期间未经原告许可,在其生产的“喜兔仔”牌痱子粉、爽身粉的标识中使用了原告注册的“小白兔”的图形。

被告某某厂生产的“朝阳”牌、“喜兔仔”牌痱了粉、爽身粉是由其负责人杨某某之妻叶某某负责的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峰婷化妆品商行(简称峰婷化妆品商行)经销的。原告在其产品销售明显下降的情况下,派员到全国各地进行调查。20031217日,被告吴某某在义乌市峰婷化妆品商行购买上述商品在山东省济宁市销售时,于2004128日被原告的调查人员查获,2004223日诉至法院,要求三被告停止侵权、赔偿损失、承担原告制止被告侵权行为等费用共计50万元。

   

 张惠民律师接受指派,代理原告出庭诉讼

 

张惠民律师代理意见:

     一、根据被告的举证,双方签订的联营协议,被告使用原告的商标截止于2004227日,之后未经原告同意,继续使用原告的名称,使用原告的“朝阳”商标生产爽身粉、痱子粉即属侵权,这是不容置疑的。另外,商标法第52条第1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的商标的均属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原告的商标使用范围虽为“洗发粉”但根据国家商标总局制定的《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0306类的商品群的爽身粉、痱子粉与0301类的商品群的洗发粉互为类似商品。因此,被告在洗发粉的类似商品痱子粉、爽身粉上使用原告的“朝阳”注册商标同样也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使用权。

    二、原告自2003421日起,被国家商标总局授予“小白兔”图形加文字注册商标使用权,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其中含有“爽身粉”,两被告未经原告许可,擅自在其商品上使用“小白兔”图形商标显属侵权。

三、被告也有“朝阳”商标,但被准许使用的是0307商品群,与0301商品群不相类似,且被告在其产品上也未使用其“朝阳”商标,而使用的是原告的“朝阳”商标,两者在文字的字形上具有明显的不同。因此,被告的这一辩称是不成立。

    四、被告认为其注册的牙粉在新的《类似商品与服务区分表》中找不到,既然准许使用在第3类商品也就是所有的商品都允许使用,这是自已单方的推测,没有任何依据。新的区分表中虽无“牙粉”,但可参照与“牙粉”功能、用途相同或相近的“牙膏”确定为第3类的使用商品,即0307类的商品群中的商品。因此,被告的这一抗辩理由是错误的。

    五、原告的赔偿请求是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原告因受到被告的侵权,产量下降,销售每年递减,被告提出50万元的赔偿请求与原告的损失、被告的获利差距甚远,但原告认为,制止侵权是主要的,赔偿是次要的。就赔偿的数额,原告难以获得大量证据。因此,代理人认为可依照本案事实由法院依法确定赔偿数额,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一审法院认为:

    原告“朝阳”注册商标核准使用商品虽然是洗发粉,但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函字(2004)第63号复函,“洗衣粉”与“痱子粉”、“爽身粉”属于类似商品,“牙粉”与“爽身粉”、“痱子粉”不作为类似商品审查,故不是类似商品。而被告“牙粉”的“朝阳”文字加“三朵向日葵”图形的组合注册商标,因牙粉与爽身粉、痱子粉不是类似商品,故不能在爽身粉、痱子粉上使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相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故被告某某厂未经原告许可,在其生产的痱子粉、爽身粉上使用原告的注册商标,其行为侵犯了原告对注册商标的专用权。

    原告与被告某某厂1997年签有联营协议,后又续签至2002227日。联营协议到期后,被告某某厂在未经原告许可的情况下,仍继续使用原告的注册商标,并在其生产和销售的“朝阳”牌“痱子粉”、“爽身粉”上使用原告注册的“朝阳”字体,而不用自已注册的“朝阳”字体,其在原告经注册核准使用商品的类似商品上使用原告的注册商标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对“朝阳”文字注册商标的专用权,并使原告的销售收入下降,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被告应予赔偿。该损失数额虽然无法确定,但可酌情赔偿。因原告的“小白兔”商标是2003年注册的,核定的使用商品为第3类,其中就含有“爽身粉”,有效期为2003421日至2013420日,故被告在2003420日前使用“小白兔”商标,对原告不构成侵权。其2003421日后继续在“爽身粉”、“痱子粉”上使用原告的“小白兔 ”图形注册商标,有误导公众认为是原告商品的意向,其行为侵犯了原告对该商标的专用权,该侵权行为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原告对其损失情况虽未提供具体数额,亦可酌情赔偿。被告峰婷化妆品商行、吴某某销售侵权商品,应承担赔偿责任。虽然三被告均存在侵权行为,但被告某某厂与峰婷化妆品商行分别为生产和总经销者,应负主要赔偿责任。被告吴某某虽从被告峰婷商行购买带有原告注册商标的“痱子粉”、“爽身粉”到其住地零售,但其是在不知是侵权商品的情况下购买的,并在被查后提供了被告某某厂20031217日出具的销货清单,证明该商品来源的合法性,数额较小,其总值只有330元,故可不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

    一、被告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峰婷化妆商行、吴某某停止生产、销售有原告上海花皇日化有限企业“朝阳”文字和“小白兔 ”图形加文字的注册商标标识的“爽身粉”、“痱子粉”的侵权行为;被告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停止使用原告企业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二、被告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峰婷化妆品商行赔偿原告因其侵犯“朝阳”注册商标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30000

    三、被告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峰婷化妆品商行赔偿原告因其侵犯“小白兔”注册商标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50000元;

    四、被告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峰婷化妆品商行支付原告制止其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及律师代理费共计5034910元;

    五、驳回原告上海花皇日化有限企业的其他诉讼请

六、上述二、三、四项被告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三峰婷化妆品商行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被告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峰婷化妆品商行互负连带责任。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某某厂、峰婷化妆品商行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期间,上诉人提出撤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鲁民三终字第2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撤回上诉,双方均按原审判决实行。全案审结。

 



上一篇: 山东省临沂某实业总企业诉山东省临沂市肉类联合加工总厂 股份转让欠款协议纠纷案

下一篇: 邵某某诉邵某、山东省通讯企业临沂市分企业 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