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
联系大家

电话:0539-8207835
传真:0539-8207825
邮编:276000
Email:qy_lawyer@163.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北京路31号府佑大厦6楼西首

美高梅案例当前位置:美高梅官方网站 > 美高梅案例

王某某等九原告诉刘某某合伙协议纠纷案

来源:美高梅官方网站手机版编辑: 美高梅律师时间:2018/3/29 9:39:43 浏览:

王某某等九原告诉刘某某合伙协议纠纷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临商初字第28号案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鲁商终字第159号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临商重初字第6号案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鲁民终1861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王某某,男,汉族,住临沂市兰山区。

原告:孙某某,男,汉族,住临沂市兰山区。

原告:张某某,男,汉族,住临沂市兰山区。

原告:戚某某,男,汉族,住山东省郯城县郯城镇。

原告:王某华,男,汉族,住临沂市兰山区。

原告:卢某某,男,汉族,住临沂市兰山区。

原告:王某刚,男,汉族,住临沂市河东区。

原告:王某成,男,汉族,住山东省沂南县砖埠镇。

原告:王某才,男,汉族,住临沂市兰山区。(第28号案第三人)

被告:刘某某,男,汉族,住临沂市兰山区。

案件事实经过:

2007年12月,原告王某某、孙某某、张某某、戚某某、王某华、卢某某、王某刚、王某成、王某才和被告刘某某等共同出资510万元购买临沂至呼和浩特、包头客车四辆。经营至2009年11月,由于车辆更新,合伙人进行增资,其中用于购车163万余元;合伙期间,合伙人有增加亦有退出,各合伙人出资亦有变动;合伙分工:王某某负责车辆的具体运营,刘某某负责具体账目的管理,王某才作为出资最多的股东,根据刘某某计算的合伙收支情况,确定每月的合伙分红。2011年6月,刘某某不再参与管理并交出单据及余款。后八原告以刘某某为被告、王某才为第三人在临沂中院提起(2013)临商初字第28号案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刘某某返还原告经营收入200万元。该案审结后,临沂中院判令刘某某返还八原告956266.94元,返还第三人王某才396413.94元,并承担诉讼费、审计费66145元,合计1418825.88元。判后刘某某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诉讼经授权,美高梅官方网站手机版、山东睿扬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分别指派张惠民、鞠建律师担任刘某某代理人参加诉讼。山东高院(2014)鲁商终字第159号案经开庭审理后,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裁定撤销临沂中院(2013)临商初字第28号判决,发回重审。

 

张惠民、鞠建律师重审代理意见

一、被告从未占有合伙经营收入200万元,原告的诉请没有事实依据,依法应予驳回。

从庭审查清的基本事实看:

1、合伙总投资为665万元,其中被告刘某某出资60万元;企业兑现款5517333.06元;随车收入4046244元;存款利息9383.91元;收入合计总额为:16222960.97元。

2、合伙支出费用:两次购车5000000元+1638600元=6638600元;分红等费用6603518元;庭审应确认支出费用852452元+1192233.31元=2044685.31元;交接单据及现金260844元;2008年费用(按2009年、2010年费用平均数推算)836782元;支出每车流资5000元四车共计20000元;费用合计总额:16424429.31元。

以上数据表明可以认定:被告刘某某并未占有合伙经营收入。原告起诉没有证据证实。

二、被告所提供的收入、支出单据,均系合伙费用,是真实、客观的,均系各合伙人提供的报销凭据,并非被告伪造,少部分原告合伙人(出资份额占比30%)事后不予认可没有道理,不应影响法院参照出资份额“多数决”原则裁判本案。

造成本案纠纷的原因是:合伙财务管理不健全、不严格、不规范。正如原告、大股东合伙人王某才在原一审《第三人陈述意见》所讲的那样:“相关支出应当由经办人、负责人共同签字后才报销入账,手续完备的由相关经办人及批准人共同负责,手续不合格的由行为人自己负责,以做到相互监督、账账相符、账款相符。但事实上并没有实际做到,而没有做到的原因,并非是相关人员的故意造成或者失职,而是相互之间高度的信任和缺乏相应的管理经验造成。”因此,造成这种管理不规范的局面,责任不光在被告,全体合伙人均负有责任。而且,在长达三年(2008-2011)的期间内,日清月结,该分的分了,该得的得了,相安无事,从未有人对合伙账目管理以及收入分配等提出异议,现在少部分原告合伙人(出资份额占比30%)持有异议,反悔不认账,不具可采信性 ,提请重审明察。

三、关于2008年的费用计算问题。

因客观原因,2008年的费用支出单据丢失。对该部分费用,代理人认为可参照2009年、2010年两年支出费用的平均数认定,即462967.47元+316556元+473706.70元+420334元(2010年待确认费用减周某某异议款140元、莒南包车重复计算款101610元)=1673564.17元÷2=836782元。

四、关于被告多分红问题。

1、该问题属合伙收益的分配,而且还涉及王某某、王某才、张某某等原告的多分配问题,与原告诉讼请求返还经营收入200万元不是一个法律关系,不是本案的审理范围,一并判处将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范围。

2、审计报告分红数据只是理论上的计算,与实际状况有差别。如果账户内打入的资金纯粹是分红资金,该数据成立;而现在是该账户中打入的资金除分红外,还有一线人员多分金额、管理工资、报销费用、他人借款利息等资金;原告王某某、王某才、张某某等多人账户也存在同样情况。因此,分红外的资金如多分1%金额、管理工资、报销费用、他人借款利息等资金不应计算在内。

3、肖某名下投资、分红未单独设帐,均在被告刘某某名下,其-47949.36元分红也应计算在刘某某名下予以扣除,不应拆分单独计算。

综上所述,原告起诉被告返还经营收入200万元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其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临沂中院重审认为:

本院认为,原、被告合伙经营客运车辆的事实,各方虽未签订书面合伙协议,但各方对此均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本院涉及的焦点问题是:

一、王某才的诉讼地位。

   本案系合伙纠纷,王某才作为合伙人之一,其未放弃实体权利,其在重审期间申请作为本案原告参加诉讼,原告王某华、王某刚、王某成、卢某某亦变更诉讼请求,要求列王某才为本案原告,原告王某某等对王某才的诉讼地位虽有异议,但未提交证据证实王某才在本案中应负连带责任。结合各方庭审意见及本院查明的事实,本院认为王某才在本案中的诉讼主体地位应列为共同原告。

二、原、被告期末实际出资数额的认定。

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直接证据证实各合伙人的出资具体数额,除对被告刘某某出资数额存有争议,合伙人对其他9名合伙人的投资数额未提出异议。本案系发回重审案件,虽然(2013)临商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书已经被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但在该案审理过程中,王某某等其他当事人自认按刘某某出资40万元出资计算,重审庭审中王某某等及王某才亦同意按照审计报告方案3载明的40万元认定刘某某的出资,同时结合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2012)临兰商初字第3052号民事案件中刘某某作为原告诉称其投资额为40万元的事实,本院认定刘某某出资数额为40万元。则合伙人出资总额为645万元,其中刘某某出资40万元;王某某出资90万元;王某华出资90万元;孙某某出资40万元;卢某某出资40万元;戚某某出资50万元;张某某出资15万元;王某成出资10万元;王某刚出资20万元;王某才出资250万元。对上述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刘某某辩称其期末实际出资60万元,但未提交充分证据证实,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撑。

三、合伙收入情况。

1、结合天恒信专审字【2013】12006号《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方案3、天恒信专审字【2016】12025号《司法鉴定专项审计补充报告》及双方庭审质证意见,资金收入包括股东出资645万元,2008—2011年度经营收入9563577.06元,银行存款利息收入9383.91元。以上合计16022960.97元,本院予以确认。

2、2008年1—5月份客车随车收入数额的认定。经审计,合伙人在2008年1—5月份经营期间的随车收入丢失,本院认为,对该期间的随车收入可参照该年度6—12月份随车收入认定,即(326947.50÷7×5=233533.95元。

以上1、2项合计16256494.92元。

四、合伙支出情况。

1、分红款。对于【2013】12006号《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方案3载明的实际分红总计6603518元,王某某等陈述按审计报告确认;王某才等对审计报告上的总额没有异议,但认为2011年4月份,王某才应分红77800元,实际分红67800元,少分10000元,审计报告按照77800元计算;刘某某对于分红数额没有异议,对于王某才少分红10000元没有异议。对于王某才少分红10000元,王某某等称对此具体不清楚,如果被告少打款,由被告负责返还。

综合各方意见,本院对分红总额6603518元予以确认。同时确认,刘某某欠王某才10000元的分红款,该款应由刘某某返还。

2、购车款。【2013】12006号《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方案3载明:资本支出为两次购车支出,分别为500万元、162.56万元。被告认可第二次的购车款,但是认为实际支出为175万元,但未提交相关单据。

本院重审期间,经重新核对,各合伙人对于第一项购车支出500万元没有异议。对于第二次购车款1625600元各方有异议。王某才等陈述知道集资180万元,但如何支出不清楚。被告刘某某对于180万元的购车款陈述:2009年11月25日打到王某某银行卡1498600元;10月29日打给王某某银行卡14万元,其余临时没有查到单据,两项合计1638600元。原告王某某认为1498600元、14万元两笔属实,但是被告主张的两笔14万元是一笔钱,提交临沂交通运输有限企业出具的证明一份证实两笔14万元是一笔钱。

结合各方所举证据及庭审陈述意见,本院确认第二次购车款支出1638600元,两次购车支出合计6638600元。

3、费用支出。在(2013)临商初字第28号案件审理期间,合伙人确认的无争议费用数额:2009年度无争议的费用支出为462967.47元;2010年度无争议费用支出为473706.70元;2011年前5个月无争议费用支出为255559.14元。以上无争议的费用支出共计1192233.31元。本院重审期间,当事人对上述无争议的费用数额未提出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对于审计报告载明的双方有争议的费用954202.00元,经重审重新对账,王某某等认可327169.00元,王某某等不认可627033.00元;王某才等认可953862.00元,王某才等不认可340元。王某才及王某某均认可327169.00元,均不认可340元。刘某某认可897592.00元,刘某某认为第30项备用金2000元、3000元,与第31项的51610元合计56610元,与第31项101610元重复计算,56610元不能作为费用。结合记账凭证及各方庭审意见:本院对刘某某自认多记支出56610元予以确认。因合伙人对于费用如何支出未有书面约定,现在部分原告对上述费用支出予以认可,结合王某才的合伙分工,除去原告王某某等、王某才等均不认可的340元,其余897252元费用应认定为合伙支出。上述争议的费用数额954202元应调整为无争议费用897252元,争议费用340元。

4、对2008年度费用支出情况的认定。经查明,因被告刘某某管理不善导致2008年度费用支出单据丢失,对该部分费用支出参照2009年、2010年两年的支出费用,因各合伙人对该两年的部分费用有异议,本院认为,应以各方对以上两年度无异议的支出费用为参照来认定。结合审计报告、补充审计报告及重新对账情况,2009年度无争议的费用为779523.47元(462967.47元+316556元),2010年无争议的费用为938840.7元(473706.70元+522084元-340元-56610元),2008年度费用支出为(779523.47元+938040.7元)÷2=858782.085元。被告虽称该年度的费用为110万元,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撑。

以上1—4项支出,合计16190385.395元。

五、刘某某交接账目数额的认定。

庭审中,被告刘某某主张其于2011年9月25日向戚某某账户转款225166元,并交付合计金额35678元应计入合伙账的借条及费用单据,单据在王某华、王某才处,审计报告对此未予认定。对于该主张,刘某某提交了载明“转225166元、借条费用单据35678元”的单据予以证实。王某才对此予以认可,并陈述单据是王某华写的,其当时在场,王某某对此称不知道、不认可。结合被告刘某某提交的银行流水及该单据注明的内容、王某才的质证意见,本院确认2011年9月25日,刘某某交接账目时已向原告方返还现金及单据共计260844元。

六、资金结余数额。

结合天恒信专审字【2013】12006号《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天恒信专审字【2016】12025号《司法鉴定专项审计补充报告》及双方庭审质证意见,合伙资金结余数额为66109.525元(总收入16256494.92元-总支出16190385.395元)。上述资金结余款66109.525元扣除交账款260844元,最后结余数额为-194734.475元(66109.525元-260844元)。

七、合伙人的分红情况及刘某某是否侵占200万元。

按照山东天恒信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补充审计报告,合伙分红及劳务费用支出共计6603518元。按照方案3,被告刘某某多分红148510.69元,原告王某某多分红125765.09元,原告张某某多分红13846.67元。原告王某某等对刘某某提交的分红表及工资表虽有异议,但未提供相反证据证明其主张,结合原告王某才等及刘某某的质证意见,本院对该补充审计报告载明的分红情况予以确认。

综上,被告刘某某共多占合伙资金为:-194734.475(结余款)+148150.69(多分红)+340元(有争议的费用)=-46243.785元。因上述结余数额为负数,故原告王某某等要求被告刘某某返还其占有的合伙收益200万元,依据不足,应予驳回。

 

临沂中院(2014)临商重初字第6号案判决:

驳回王某某、王某华、孙某某、张某某、戚某某、王某刚、王某成、卢某某、王某才的诉讼请求。

重审判决送达后,原告王某某、孙某某、张某某、戚某某不服,以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导致判决结果错误为由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二审刘某某继续授权委托张惠民、鞠建律师代理诉讼。

 

张惠民、鞠建律师二审代理意见

一、关于原审被告王某才诉讼地位问题。

代理人认为,上诉人无任何依据提起本案诉讼,滥用诉权,经王某才(出资占比38.75%)本人申请、其他四原告合伙人(出资占比24.8%)同意列为原告,并撤销对王某才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至此出资占比63.56%的合伙人均同意王某才原告地位,重审将王某才列为原告符合法律规定和本案实际情况;上诉人诉称王某才“在庭审中配合被上诉人刘某某做虚假陈述,……”无中生有,与事实不符。上诉人的该上诉理由不成立。

二、关于上诉人诉称刘某某占用购买运营车辆集资款261400元问题。

1、合伙最初,合伙人第一次购车集资510万元,用于购车500万元,剩余10万元作为流资用于日常的运营费用,这是包括上诉人在内的全体合伙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上诉人诉称被上诉人占用结余10万元无事实依据;

2、合伙人第二次购车,双方对出资人及出资数额意见不一,导致无法准确认定集资总额。上诉人在一审审计时陈述:王某才、王某某等七合伙人共出资165万元,(实际该数据多计王某才20万元,少计曲某某10万元、王某5万元);被上诉人在审计时陈述连同本人出资20万元在内10人共出资180万元(审计报告第3页末行记载“确实存在180万元汇入的事实”),但上诉人不予认可被上诉人的这20万元出资,以致两次一审未支撑被上诉人出资60万元的主张,均以被上诉人出资40万元判决结案。既然不认可被上诉人20万元出资,那么第二次合伙购车集资也只有160万元;现在上诉人出尔反尔又拿180万元说事,诉称被上诉人占用不存在的结余161400元与事实不符。

综合以上两项,诉称刘某某占用购买运营车辆集资款261400元没有事实依据。

三、关于上诉人诉称刘某某、王某才私自支出627033元问题。

在原一审有争议的费用954202元中,上诉人在重审中又认可327169元,不认可627033元,这说明上诉人认可与不认可没有什么标准和依据,想认多少就认多少,想怎么认就怎么认,完全是凭其主观臆断。上诉人以其不认可的627033元为标准,诉称刘某某、王某才“私自支出”、“向合伙人返还非法占用款”,不仅没有事实依据,亦不被出资占比70%的多数合伙人认可,有违诚信原则。对此,分述如下:

1、上诉人在本问题A项、B项诉称王某某、王某才、刘某某三人2010年2月-2011年5月工资107000元一事:审计报告是将其列入《2008至2011年度收入费用汇总表》中的“双方待确认费用”954202元中,与该汇总表中并列的、双方无异议的“分红及费用”6603518元内容不重复、不矛盾,两者也不具有包含关系,否则审计机构也不会分栏列明。举例说明:2010年4月,王某某在合伙人分红表上的分红是27000元,加上该月从(2010.4.1)费用列支的7000元中王某某工资2500元,共计29500元,与刘某某在2010年4月1日的银行打款明细中合计支付给王某某的29500元数额相吻合;领取工资的王某才、刘某某同样也是分红、工资费用分别列支,合并打款。因此,上诉人诉称上述107000元已经包含在分红总额6603518元中与事实不符,且亦无充分证据向法庭举证证实“属于重复列支出”。

2、上诉人在本问题C项诉称2009年10月10日向临沂交运二客分企业汇款59500元一事:该款项是按照客车承包签约人、相当于总经理角色的、上诉人王某某指定汇的款;汇款后王某某本应拿回单据处理账,但至今王某某不提供单据报账,也不还款,被上诉人刘某某只能列支出,责任在上诉人王某某不在被上诉人,不能认为是刘某某“为了增加在本案中的支出而故意为之”。

3、上诉人在本问题E项诉称2010年1月6日汇王某某28000元一事:被上诉人刘某某按照客车承包签约人、相当于总经理角色的上诉人王某某指定汇其个人账户28000元是事实,收款人为王某某。在该汇款凭条上注明的是“焦作车借用,结算还”,但王某某借用后,结算完不还款,也不提供单据报账,刘某某只能列支出,责任在王某某不在被上诉人。对此,上诉人编造事实将此歪曲为“实际该28000元系上诉人王某某与被上诉人合作的焦作车运营中王某某垫付的支出费用后结算返还的。”是十分荒谬的。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所涉焦作车系合伙人王某某、王某才、孙某某、刘某某、王某成出资经营,而非上诉人庭审中所称的案外人所有、与本案无关。

4、上诉人在本问题F项诉称莒南包车欠雇佣车钱51610、101610元合计153220元一事不属实。重审判决19页倒数第5行对此有认定不再赘述;另外,上诉人上诉状的起草人对此账目有误认,此业务是莒南阜丰集团春节过后向呼和浩特包车运送职工,合伙人只有两辆车不够用,需雇佣外包车辆9车次,重审判决确认的101610元是支给外包车辆车主的,而非合伙人收益,其诉称153220元“这明明是外包车应收入的款项,不但未计入总收入中反而上诉人刘某某作为争议支出”与事实不符,不能成立。

5、上诉人在本问题G项诉称王某才白条套取90883元合伙收入一事:其中2009.1.24过节费27083元在2015年1月7日的开庭对账中上诉人已认可,现又反悔不应予以支撑;2011.4.1春节走访30600元、2010.5.3春节走访33200元上诉人虽不认可,但出资占比70%的其他合伙人认可,按照合伙出资多数决原则,原审予以认定并无不当。因此,上诉人诉称王某才白条套取合伙收入的行为依据不足。

6、上诉人在本问题H项诉称有关购车押金70000元为重复计算支出项一事:2009.9.10缴企业购车押金70000元;2009.10.25该押金如数退回,被上诉人出具“退回车压(押)金”70000元的收款数据一份(见一审卷237页、单号0021090),这样处理账收支平衡本没有任何问题,但上诉人却想当然的认为:该押金购车后直接抵扣车款,包含在判决认定的购车款1638600元中,“被上诉人刘某某又以白条列为支出为重复计算支出项”,不可理喻。

上诉人在上诉中提出上述问题和理由均不能成立,其不认可627033元费用以及诉称刘某某占用合伙收益无任何事实依据。

四、关于上诉人诉称原审参照2009、2010年的支出费用的平均数858782.85元作为2008年费用支出“错误”的问题。

1、在原一审(2013)临商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中,有关 2008年度的费用计算方法即是参照2009、2010年的支出费用的平均数确定的,因数据不同,当时以该计算方法确定的2008年费用是506936.59元。对此,上诉人对该计算方法用于核定费用,服判并未上诉。因此,现在重审判决依然采用上诉人无异议的计算方法核定2008年费用858782.85元并无不当。

2、2008年的费用无论核定多少,都属于合伙人承担,不存在由个人承担的可能性,更不存在由被上诉人刘某某返还的可能性。因此,上诉人诉称以原审依据上述计算方法认定的2008年费用858782.85元作为“应当返还的第三笔合伙占用款”,无任何道理和法律根据。

五、关于上诉人诉称的被上诉人刘某某多分红148510.69元问题。

对于重审补充审计报告涉及到的被上诉人多分红148510.69元问题以及认定被上诉人刘某某出资40万元的问题,刘某某均持有异议不认可,异议意见在重审中已作陈述(在此不再赘述);鉴于本案诉讼时间长达五年,在省、市两级法院的审理下,基本事实已经查清,重审判决结果正确,为尽早案结事了,被上诉人服判未再上诉。退一步讲,从合伙的整体账目来看,即便将所谓的刘某某“多分红148510.69元”算进去,也不存在其占用合伙收益的事实;因为刘某某重审举证的第2号、第3号证据可以证明:刘某某在第二次合伙购车期间,有证据证明打入合伙账户20万元,出资达60万元,重审判决即便未予认定该20万元出资,刘某某据此也不存在占用合伙收益“多分红148510.69元”。因此,上诉人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刘某某占用,在其证据不足、举证不能的情况下,原审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合法有据。

六、关于上诉人提出的“补充审计报告中对被上诉人刘某某单方出具资料的证据效力问题”。

涉案补充审计报告出具后,各方对该报告包括“对被上诉人刘某某单方出具资料的证据效力问题”进行了庭审质证,法庭充分听取了各方发表的意见,而后作出重审判决,并无不当。上诉人提出刘某某单方出具资料的证据效力问题意图否定重审判决,继而再次强调627033元“应由被上诉人刘某某返还”,显然是不成立的。

综上所述,上诉人罔顾合伙账务收、支的整体账目,主观臆断,故意片面、孤立地从总账中抽出个别账目来诉称刘某某占有,并请求被上诉人返还合伙收益1895725.75元,各项事由均不能成立。原审程序合法,认定事实妥当,适用法律无误。据此,二审应依法驳回上诉人上诉,维持原判,以彰显公平正义,维护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山东高院二审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是:1.刘某某是否占有合伙收益1895725.775元;2.王某才是否负有连带返还责任。

一、关于刘某某是否占有合伙收益1895725.775元的问题。本院认为,王某某等各方当事人合伙经营营运车辆,合计出资645万元,经营期间收入9806494.92元,合伙资产总计16256494.92元,事实清楚。对于合伙支出情况,一审法院根据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和各方当事人举证、质证情况,认定实际分红6603518元、购车支出6638600元以及其他相关费用支出数额适当。其中,在购车款的认定上,一审法院根据刘某某的回款凭证及各方陈述,认定第二次购车支出1638600元;在争议费用的认定上,一审法院根据王某某、王某才、刘某某等人的合伙分工,结合各方确认的无异议数额,认定存在争议的数额为340元;在2008年费用支出的认定上,由于相关费用支出单据因保管不善而丢失,一审法院以2009年、2010年的费用支出作为参照, 确定2008年的费用支出数额,以上证据采信和事实认定经过均无不当。由此,一审法院根据合伙的总资产数额,扣减费用支出数额、账目交接数额以及刘某某多分红数额等相关账目,认定合伙结余收益数额为负数,并无不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说明》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王某某等四人虽然上诉主张刘某某侵占合伙收益1895725.775元,但是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二、关于王某才是否负有连带返还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案件事实表明,合伙经营期间,王某某负责车辆的具体运营,刘某某负责具体账目的管理,王某才根据刘某某计算的合伙收支情况,确定合伙分红。由此可见,王某才并不占有、保管合伙账目及资金。并且,如前所述,本案中合伙结余收益数额为负数。因此,本案中并不存在王某才侵占合伙收益的事实。另外,王某某等四人对王某才在一审期间的诉讼地位提出异议,但是王某才的诉讼地位并未妨碍王某某等四人依法提出相应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也充分保障了王某某等各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故王某才的诉讼地位对案件处理结果并无实质影响。

    综上所述,王某某等四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山东高院(2017)鲁民终字第1861号案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十人合伙出资经营客运线路,在利润可观、月月分红的情况下,相互之间猜疑、推测引发利益之争,委托人由此蒙受141万余元的不白之冤;案件历经四审程序、五年的审理,代理律师面临一审败诉、案情复杂、账目不清、证据不充分的困难局面,接手案件后全面分析论证案情,收集、组织证据,据理力争,为委托人刘某某洗清了不白之冤,合法权益最终得到省、市两级法院的维护。

站内声明: “本网站是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宣扬法律意识,交流执业学习心得。网内部分文章来自其他网站,只做为交流学习之用,相应的权利均属于原权利人。如权利人认为不妥,请来电或来函说明,本网页随即停止转载和使用。谢谢合作!”
上一篇:苍山县向城镇某某村村民委员会诉司马某某等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马某诉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企业临沂某某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